上海夏天 2003-05-01 │ 2003-07-18 │ SHANGHAI

内容梗概
  
  许多年来,我一直在试图遗忘一些事情、一些名字。我幻想它们从未真实地发生或出现过。我就象所有正常平凡的成年人一样,为没有希望的渐渐死去寻找着兴致勃勃的理由。但是,偶而的某个夜晚,我会从同样的一个梦中惊醒,泪流满面的回想起那一切。
  那些脸庞,都有些模糊了,那些场景,也在岁月里渐渐地失去了色彩,就像流在雨中的泪水。只有那个遥远的夏天,那片没有一丝云看得人眼眶涨痛的蓝色天空,依旧那么湛蓝,那么清晰,在逝去的岁月里是那么的无始无终,仿似从未结束,正如永不再来。
  回忆从14岁那年的夏天开始。出生于在文革中破败消亡的上海大家族的我在那个暑假里随父母从苏州河边的老弄堂搬到了印染厂职工宿舍大院,在那里和被大人们视作不良少年的严浩成了好朋友。而严浩的女朋友张昕则成了我青春期爱情萌动的第一个暗恋对象。我们三个在一起看录像,打桌球,吃棒冰,数路灯,去黄浦江边打水漂,晃晃悠悠在上海的大街小巷,渡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那时候,张昕的理想是成为一名空姐,我的理想是当个作家,而严浩则在一次被母亲毒打之后对我说,如果我的理想实现了,希望我能够把他写到小说里,写得像录像里的刘德华一样酷。
  初中毕业,我和严浩进了同一所高中,张昕却去了广州读民航中专。暑假里,严浩的父母离婚了,他跟随母亲,被一个身份神秘的姓张的男人接离了大院。
  升入高中之后,严浩开始混社会。我因为不喜欢他身边的那些人,所以把大部分时间花在了阅读上。结果无意中在一本外公的旧书中发现了一张1946年的黑白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叫"紫兰"的美丽女子。我有个奇怪的感觉,总觉得自己有一天能够真正亲眼见到这个女人。
  高三下学期的一天晚上,应该正在广州念书的张昕突然出现了,但已经和当年那个纯真可爱的小女孩判若两人。她让我陪她去医院做了人流,告诉我她已经和严浩分手了,孩子的父亲也不是严浩。我兑现了答应替她保守秘密的承诺,没有揭穿她对严浩说的自己考上了空姐将不会再回上海的谎言。
  高中结束,我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的中文系,而严浩却在我奔赴大学生活的前一天被送上法庭,因打架伤人而被判了4年。
  住进大学的第一天晚上,我因错把背影看成了张昕而和一个女孩发生了尴尬的误会。而在一连串的戏剧性尴尬事件之后,我终于认识了这个喜欢淋雨的女孩。她叫阿米。我们开始恋爱。我爬上女生宿舍外的老梧桐树为她吹口哨,在她生病的时候弹吉他哄她吃药睡觉。我们一起散步,一起弹琴唱歌,一起相约要在雨中把上海的每一条大街小巷都走遍,相约将来一起把头发留得长长的扎辫子做结发夫妻……
  就在日子幸福快乐得如同梦境一般的时候,冷酷的现实慢慢地露出狰狞面目。先是我在大学里最好的朋友小白在理想主义的爱情被背叛之后跳楼自杀了。随后,阿米过生日,我第一次去她家里吃饭,终于知道了她的家庭背景的真相。原来,她的父亲和我的外公同属一个民主党派,是外公的晚辈,而时至今日,两个家庭却天上地下,我和她之间横亘着财产、地位、阶级的鸿沟。我不堪忍受羞辱,没有吃完饭就独自离开了。虽然苦苦追赶的阿米最终和我重新抱在了一起,但很多事情已经不再一样。
  暑假里,我在歌厅打工的时候与严浩无意中重逢了。原来严浩一年前就已经办了保外就医出狱了,开了一家广告公司。于是,我成了他的助理,给他打工。几个月后,因为我执意要救一个被逼做小姐的外地女孩徐海云而得罪了黑社会,我们开始被追杀。严浩在被骗入陷阱自卫杀人之后躲到了外地,无路可走手足无措的我和徐海云藏匿到了一起……最后,当年出卖严浩却被严浩宽恕的他的一个小弟拿一把菜刀去刺杀了我们得罪的大人物,并且,直到被枪毙也没有供出我们。
  严浩回到了上海,开了一家酒吧,并开始吸毒。阿米知道了我的背叛,离开了我。四年大学,结束了。
  在我亲手把严浩送进戒毒所后不久,外公突发脑溢血去世了。小时候的预感成了现实,我见到了照片上那个叫做"紫兰"的女人,也终于知道了整个家庭悲剧遭遇的真相。我终于明白自己的外公并不是一个民族英雄,也不是所谓的大上海最后的贵族。他甚至连一个够格的赌徒都不是。他只是他可怜的自私的自己。
  阿米曾经所说的,我心里藏着的一些固执的东西,破碎了,消失了,永远地不存在了。伴随着的不是一声巨响,而是一阵呜咽。
  世纪末的上海,千禧之夜,我和阿米在短暂的久别重逢后,知道了她即将出国的消息。我再次独自离开。
  春节后的寒冬,严浩来找我。开的车不是他的桑塔那,而是一辆来历不明的奥迪。我们把车开出上海,找到了一个下雪的地方打雪仗。在白茫茫的原野里,他告诉了我张昕的死讯,以及我所一直都不知道的他的家庭真相,他与张昕的往事。原来,当年我陪张昕打掉的那个孩子,就是严浩的……
  我们狠狠的打了一架。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因为,当年接他和他母亲离开的那个姓张的男人的尸体就在奥迪的后备厢里。我输了。几个月后,在终审开庭的前一天晚上,他在牢房里用一把磨尖的牙刷割开了自己的动脉。被发现的时候,他的血已经流满了整个单人牢房的地面。
  而阿米,也即将离开上海……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